堪比顶级VC!华为旗下“哈勃投资”敏捷突起!

图片起源:东方IC

华为旗下的哈勃投资从成立之初,就受到业界普遍关注,而近期哈勃投资动作频频,缭绕整个半导体产业链的投资版图逐渐显现在民众的面前。

证券时报记者依据企查查和已经申报IPO的公司招股阐明书进行了统计,自2019年成立以来,哈勃投资累计投资了25家公司,涵盖芯片设计、半导体资料、设备、工艺解决方案、微光学产品、设备检测等领域。

在2020年9月,哈勃已经收获了第一家在科创板上市的公司——专注于高端模仿芯片的设计和销售的公司思瑞浦,而灿勤科技也在2020年12月通过科创板上市委员会的审核,即将登陆上交所,如果进展顺利,哈勃即将迎来第二家IPO公司。除此之外,还有多家被投公司如东芯半导体、山东天岳、好达电子都在拟上市的进度中。对于一个成立仅仅一年多的机构而言,这样的投资事迹可谓是十分亮眼。

下半年投资加速

依据公开材料,哈勃科技投资有限公司成立于2019年,法定代表人为白熠,注册资本为27亿元人民币,一般经营项目是创业投资业务。而华为对内对外关于哈勃投资的任何信息都显得十分低调,谈到哈勃投资一致的口径都是并不知情。依据证券时报记者实地了解,哈勃投资在深圳福田的注册地址也并非实际办公之地,而是华为的某个业务部门的办公场合,当记者讯问哈勃投资的相干情形,前台人员表现并没有该公司在此办公,物业管理处的相干负责人也表现在管名单没有哈勃投资这家公司。记者就此和华为方面接洽核实,截至发稿暂未得到回复。

从其披露的信息来看,目前高管团队共有5人。哈勃科技董事长兼总经理为白熠,华为全球金融风险节制中心总裁,此前担任华为财务管理办公室副总裁,而华为战略部的职责,除了战略投资,还包含战略计划、品牌战略、尺度等;李杰担任哈勃投资的监事,而他1992年就参加华为,在华为团体的任职也是公司的监事会主席,审计委员会主任,其余三位董事则并没有详细的个人介绍。

哈勃投资从出生之日起,就蒙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但是今年以来尤其是下半年,其在投资圈变得更为活泼。依据其已经投资的企业和业内人士的察看,哈勃投资的团队以华为内部的人员构成为主,多数为财务背景出身。目前投资还是以产业投资为主,重要缭绕华为的上下游产业链,包含半导体资料、芯片、检测设备等领域,未来可能要储备的战略性项目,以及依据华为本身的战略系统须要树立的投资。

李明珠/制图

2019年4月,哈勃投资成立之初注册资本是7亿元,随着哈勃投资的项目越来越多,华为不断向哈勃增资。2020年1月,华为追加对哈勃科技的出资至14亿元;2020年10月,华为再次追加至27亿元。华为对外投资的步伐显然在不断加快。

依据企查查统计数据显示,哈勃投资在下半年出手的项目就有13个,平均每月出手2个项目,都以战略投资为主。但最近一笔投资则投向更早期的A+轮。2020年12月29日,哈勃投资入股湖北九同方微电子,该公司的核心业务就是从事EDA软件研发,目前这个市场重要被美国Synopsys、Cadence、Mentor三家公司垄断,在美国禁令之后,他们已经结束与华为合作,国产EDA(电子设计主动化)软件在高端芯片设计上依然有很长的路要走。

从战略投资到更早期的介入,体现出华为扶持整个产业链的决心。而记者发明湖北九同方微电子位于武汉未来科技城,与华为武汉基地仅有一条马路之隔。

其官网介绍多用公司英文名称NineCube,成立于2011年,是一家专注IC设计服务的国际化软件公司,拥有16名留美博士核心研发团队,涵盖全球EDA领域资深架构师和领先的IC设计专家。且湖北九同方微电子的核心人物:董事长万波、首席技术官CTO刘民庆均是博士学历,分离曾任Cadence公司高等工程经理和Cadence公司高等参谋、贝尔试验室高等工程师,且共同拥有EDA领域的两项专利。

目前EDA三巨头几乎在所有细分领域都有产品涉及,业内人士的见解几乎一致,而EDA行业入门门槛高,成本弹性大,对性能依赖性强,在海外断供的背景下,从早期培植国产替代厂商,投资向最前端也体现出哈勃投资与其他半导体投资机构的不同策略。

投资版图显现

从哈勃投资成立之日起,华为就打破任正非亲自定下的"不投供给商"的原则。

依据AI财经社报道,哈勃的投资团队在外找到项目后,实际值不值得投,不是由哈勃决议,而是由华为各事业部负责人拍板决策。哈勃投资的项目并不会传递至EMT(华为执行管理团队),现在哈勃所进行的投资更为疏散,因此将这种权利下放,有利于敏捷出击。

从已经公开的项目上来看,哈勃投资和很多知名的投资机构都有交集。作为手机厂商,华为和小米各自看中了射频芯片领域。手机终端的通讯模块重要由天线、射频前端模块、射频收发模块、基带信号处置等组成。射频前端介于天线和射频收发模块之间,是移动智能终端产品的主要组成部分。射频前端芯片和射频SoC芯片供给商昂瑞微和无锡好达电子就被两家手机厂商看中,哈勃投资分离在小米之后,投资了上述两家公司。

思特威作为国内本土主要的CIS图像传感器企业,近年来已经在安防监控利用领域颇有建树并且拥有自身特有的技术优势,也成为哈勃投资和小米竞相追捧的 “香饽饽”。此外,还有3D光学芯片厂商纵慧芯光也同时获得两家投资。

依据上述表格,在共同投资的项目上,哈勃投资和中芯聚源共同投资的项目最多,如中科飞测、东微半导体、裕太微电子、杰华特微电子,和深创投、元禾控股旗下的基金以及聚焦芯片投资的华登国际等多个知名机构都有不同的项目对接,哈勃投资的角色不仅仅是接盘方,相当部分是比拟早期投资以后,后续才有其他投资机构进入,且有几家都是独家投资。

在今年9月21日,哈勃投资收获了第一家IPO公司——思瑞浦微电子科技(苏州)股份有限公司,发行价为115.71元。依据招股阐明书,哈勃投资在2019年6月以32.13元/股的价钱,完成对思瑞浦7200万元的注资,持有股份比例到达8%,在IPO之后股权稀释后仍持有思瑞浦6%的股份。依照2021年1月3日思瑞浦的收盘价401.2元来计算,其总市值321亿元,哈勃投资持有该公司的市值接近20亿元人民币,不到一年的账面浮盈就超过18亿元。

2020年12月22日,上交所宣布信息显示,江苏灿勤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灿勤科技”)科创板首发过会,哈勃投资占灿勤科技发行后的持股比例为3.44%,累计持有1375万股。存储芯片设计公司东芯半导体也已经申报科创板,并在2020年12月21日进行了首轮问询。依据招股书,哈勃投资在2020年5月增资持有1326万股,持股比例在IPO发行后为3%;山东天岳、好达电子已经在IPO辅导。此前还有天科合达也申报科创板并走完了问询,但意外地撤回了申请。

由于华为缭绕产业上下游的投资都是“硬科技”为主,赶上了注册制全面推行的好时机,很快有退出的项目也是可预期的。哈勃从投资+布局产业链的双轮驱动,缭绕半导体、5G资料、软件设计、设备检测等各个环节的布局,也是华为在海外“断供”背景下的一条新门路。供资金、供技术,未雨绸缪、储备未来的战略性项目,快速突起的哈勃投资俨然已经成为投资界一股不可忽视的新力气。